六合彩029期开奖结果:思想的光輝——老童詩集《在前方等自己》品讀札記

香港六合彩特码信息网 www.rgyvd.com 時間:2019-10-06 17:46:12 來源:廣安在線

以前品讀老童新格律詩時,我寫過一篇賞析文章《理性的光輝》,認識到他表現形式的多樣性,內容豐富的趣味性,學識淵薄的知識性,情感豐富的真實性。讀老童的詩、聽老童談詩,是一種陶冶和享受。

近來讀老童詩集《在前方等自己》,頓覺眼前一亮,從詩的哲理和禪意上,熠熠地閃現出靈異的光輝。從中領悟到他又能將新詩當格律詩寫的趣味。凝練精到,清新雋永,有唐詩的意境、宋詞的韻律、元小令的空靈。大而化之到天馬行空,精雕細刻到潤物無聲,給人很大的想象空間,給人以滋養和啟迪。

寫詩作文與人的境界密切相關,鄭板橋詠竹蘭之高潔,唐伯虎畫仕女的雅致,都融入了他們的知識學養與人生經歷,故栩栩如生,驚世駭俗。老童新詩的神性、靈異和真趣,與他豐富的經歷、廣博的閱讀、縝密的思維、先天的悟性分不開。

有位評論家說,老童哼著嘉陵江,渠江的民歌,仰望渺渺蒼穹,腳踩沉沉大地,俯視滔滔江河,讓世界萬象內化于心,在客觀物象與理想精神的碰撞中,點燃神奇的創作靈感。一首首明快清新的詩歌,如小溪一樣潺潺流淌,一路跳躍一路歡歌,小草小花隨之開放,小獸小鳥隨之鳴唱。

一部經典的文學作品,應該是思想性與藝術性的完美結合。思想性是主導是靈魂,藝術性是形式是文體。羅丹雕塑的《思想者》,歷千年而不朽熠熠閃耀著思想的光輝。老童在《野獸之美》中說:看啊那人/尼采總是準確地/指出人性/太人性/甚至宣布/上帝死了/人們便宣布/尼采瘋了//事實上/尼采是對的/他講出了真相/在人類未誕生/之前 在人類消失/之后 世界是/美麗的 野獸是/美麗的。

十九世紀英國詩人泰勒·柯爾律治寫過名為《神秘詩 怪誕詩》的三部漢詩,以其敏銳的理解力,將現實生活與自然現象置入幻想的境域,仿佛就是一種欲望一種前所未有的使醒者醉、醉者醒的美感及但求一見的沖動,從而激發潛藏于心的新奇感。

任何體裁的文學作品,如果沒有矛盾沖突,沒有跌宕起伏,沒有直逼人性的博弈,便不能產生藝術的沖擊力,在人的內心掀起波瀾。去感受去思考,在共鳴中痛苦與歡樂。從而產生改造客觀世界的良知和沖動。

老童飽含深情地寫道:“前方可以是/眼前/亦可以是/很遠的地方/但不管怎樣/必須在前方/等自己?!?《前方風雨》) 寥寥幾行,便道出了深邃的哲學命題。

人是什么,從什么地方來,到什么地方去。人始終要去的地方,便是前方,在前方等著的,便是自己。為生活而努力工作,為價值而提高素養,為理想而奮發有為。都應該不忘初心牢記使命,一路披荊斬棘,一路砥礪前行,而等在前方的,也一定是自己。

這便是人生的目標,是神圣的使命。這樣的人生無論痛苦與歡樂,都是幸福的;無論短暫與漫長,都是有意義。人性之美,便升華到神性的靈異了。命運在自己的把握中。因為前方的某一個陌生的驛站,有一道鮮活的靈魂,在期待著與自己重逢。

老童在這首詩的結尾寫道:前方/終究是要去的/不允許向后退/前方有路/即或是歧路/也是路/后面無路/即或有/也是斷頭路/讓心在前方/引領/勇敢地走/不緊不慢/踩準節奏/既看花也摘果/在前方等/自己。

讀詩和寫詩的很多人,都知道老童博學多才,讀得廣泛讀得精深,涉獵之廣令人咂舌。他的辦公室雅號半工室,案頭和墻壁上盡是書和報刊。生命在時間的長度中延展,價值在時間的寬度上擴張。他的筆端放飛出白鴿般的詩行,翱翔在蔚藍色的情緣天空。

伊茲拉·龐德和馬爾克斯的書不太好讀,往往如墜云中又難于理解。而《尤尼西斯》更苦澀難懂,很多人只能望書興嘆敬而遠之。

老童讀這些經典名著,卻有另一種方式,往往能化腐朽為神奇,化紛繁為簡約,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,至于他怎么讀的我們不知道,但從他寫的詩中,讓我們知曉了精髓所在。

在《讀伊茲拉·龐德》中道:雖然龐德不懂/漢文 但都說他是/中國通/這給予其很大/名頭 壓倒比薩/斜塔 撞響寒山寺/鐘//從每個標點/看進去/從碗中之餐/吃一口/滿嘴稗子/從每行短句/閱讀它/總是真顛三/倒四。

讀馬爾克斯的《百年孤獨》,對后世流傳的魔幻現實主義,他卻有別一種解說:小說故事/最后寫道/馬孔多鎮有著/百年孤獨的/家族 在颶風中/自永遠至永遠/消失了/讀完最后一行/夕陽西下/未有魔幻的/豬尾巴 我的投影/幸好 亦未有玲瓏的/豬尾巴。

都說《尤尼西斯》是文學經典,與朋友閑聊中我往往吞吐囁噻而汗顏,幾次拿起又幾次放下,最終閑棄書架被蒙上厚厚的塵土。老童也可能費了些周章才啃下的,他讀出了與別人不一樣的景致:親愛的/詹姆斯·喬伊斯/不是一個傍晚/夏之夕陽/在我身后/投射出俊美的/影子 拉開成一條/漫長的道路/漫長得不知/其長 讓我瞬間直達/你心靈深處//那是怎樣一顆/雄心啊 熾熱的/光芒 灼傷了我的/雙眼 我看不清/后人為你樹立的/無數豐碑/只遇見了/尤利西斯/懷抱中的/斯蒂芬和布魯姆/你那兩個/孩子。

老童除了關于人、關于時代、關于社會的書寫,還關愛自然、山水、物事、音樂等等的描寫和抒發,而且有獨特的感受和造旨。以當下時尚的說法,關注民生鄉愁,青山綠水,既是具象的,又是抽象的,有普遍性和生發性的,包含了現實的態度和立場。詩人用他的筆,清除精神的霧霾,培育文藝的花蕾。

他寫山水不是為了吟風弄月自作多情,他贊頌崇高不是沉湎悲愴:雪花飄飛的/時候 便是顯現/這個世界最大奇跡的/時候 雪花生命/最短 但它歷史/最長 它花開一秒/卻已綻放/億年/當地球無數物種/先后謝幕/雪花還在//人 不是上帝/他創造不了/萬物 他在萬物/之中 人雖已制造出了/阿爾法狗/但那不是狗/雖已克隆了/綿羊多利/但那不是羊/已生產出了/機器人/但那不是/人(《啟示錄》)。

我不懂音樂,但知道它是濯漱靈魂的甘泉,是照射心靈和熙的陽光,是消解煩悶的天籟之音。讀老童抒寫音樂的詩,于朦朧中感受到音樂無窮的魅力,鐳射到心靈深處:斯特勞斯的/多瑙河是/藍色的/在音樂中/在圓舞曲中/是藍色的/斯特勞斯/染藍了歐洲/多數詩篇/多數天空/多數歌唱/歐洲人的眼睛/都被深藍了(《我和斯特勞斯的藍色江河》)。

老童在《音樂詩》中,告訴我們什么是搖滾樂:在煙霧彌漫的/時空中/猛然彈撥吹打/一把金屬吉他/加一枚剛果鼓/再加一臺鍵盤/外加一支/銅號//然后是/撕心裂肺的/聲音 登場了。他還用抑揚頓挫曲徑通幽高山流水的詩行,告訴我們爵士樂,交響樂是怎樣地異彩飛揚。

自然界有很多神奇和奧秘,比如浩渺無邊的宇宙,比如星光紛繁的銀河,人類縱有“天眼”,也難解自然之秘?;艚鸕摹妒奔浼蚴貳?,我買過三四個版本,也未能窺豹一斑,很是無奈。

老童一定仔細讀過這部科普經典的,他在與之同名的詩中寫道:河畔蘆葦/在思想中/開花 那是時間/催生的 由此/時間亦是/看得見的/花 當這花開在/人的生命里/人即是一枝蘆葦/帕斯卡爾/如是說。

在老童的詩中,我似乎懂了《時間簡史》封面上那句箴言:“歷史開始于人創造神,歷史終結于人成為神”。我又覺得人性和神性,在冥冥的命運中,主宰著什么。原來在時間簡史的概念中,還蘊含著《矛盾論》和《相對論》辯證的統一。(唐銘)

編輯:熊雪華

延伸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