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合彩:變中求新 文質兼美——第七屆“廣安文藝獎”文學類獲獎作品簡析

香港六合彩特码信息网 www.rgyvd.com 時間:2019-11-17 09:00:00 來源:廣安在線

千呼萬喚始出來,淘盡黃沙始見金。作為對廣安近兩年文藝成果的一次檢閱,第七屆“廣安文藝獎”獲獎作品名單終于出爐了(公示見11月3日《川東周末》)。這是廣文藝界的一件盛事,可喜可賀。

筆者以為,從一個地方文藝獎,可以窺見當今文藝發展的動態,找尋到文藝創作的發展軌跡,也許對以偉人故里、川東門戶、濱江之城、紅色旅游勝地“四張名片”立足的廣安文藝創作繁榮發展大有裨益。作為“廣安文藝獎”重頭戲的文學類獎項,歷來競爭都很激烈,筆者梳理了一下,本屆“廣安文藝獎”文學類的獲獎作品體現了“三度”:從體量上看,單篇作品能上榜的已經鳳毛麟角,一般都打“組合拳”,以出版發行的書籍參評居多,占三分之二以上,大家有了對文體意識的追求,力求作品具有一種文本的“厚度”;從主題挖掘上看,謳歌新時代、弘揚主旋律作品占絕大多數,純文學類作品相對較少,多數作品關注現實,題材豐富,有濃郁的川東北地域特色,參評作品都體現出了“文學川軍”的“廣安力量”,入選作品具有了一定的思想“深度”;從藝術角度講,入選和獲獎作品都遵循一般的藝術創作規律,鄉土文學的情結還很深厚,但又開始努力變中求新,追求多維度藝術表達,在量與質的提升上有了新突破,體現了作家創作水平提升到了一種新“高度”。

頭等獎空缺,說明這兩年廣安文學類作品雖有“高原”,但依然不見“高峰”,還沒有在“文學川軍”中占據重要地位,至少目前拿不出手,實力不濟,只能以空缺示人。從作品的傳播力、影響力和藝術價值來看,廣安地方文學還需要較長一段時間“突圍”,藝術創作的“高原現象”值得探討。希望廣安作家要有精品意識,盡快從評獎的得失中走出來,主動融入“文學川軍”,追求更高的目標,包括空缺的頭等獎。寧缺毋濫,空缺為佳,期待第八屆“廣安文藝獎”文學類頭等獎能名花有主。

榮獲文學類二等獎的作品有3件,邱秋的散文集《廣安紀事》、胡查的詩歌集《那春天》、莫為的中篇小說《回去》。作為近兩年廣安散文、詩歌、小說等涌現出來的代表作,筆者對小說類的歸宿頗感意外。這兩年廣安的長篇小說進入了豐產期,老作家寶刀不老,如鄒元模、馮宗凡、唐銘等,中青年作家嶄露頭角,如莫為,可以說小說創作處在歷史上的“井噴期”,以后想要超越估計都難。廣安小說的未來,需要中青年小說家去挑大梁。邱秋的散文集《廣安紀事》獲獎并不意外。筆者曾有一篇《<廣安紀事>:作為地方史料鉤沉的敘事文學樣本》的評論文章刊登在《四川作家》2019年第六期上,竊以為,憑作者的學養、才氣和靈氣,邱秋填補了廣安歷史敘事性散文的空白,斬獲等級獎實至名歸。詩歌類也算重中之重,廣安詩人眾多,作品幾乎占半壁江山,胡查憑詩歌集《那春天》脫穎而出。在自媒體發達的今天,應該尊重評委的考量和讀者的選擇。筆者曾經以“日常生活的碎片化和寫作的詩意化”為《那春天》作過點評,胡查的詩短而精、雅而趣,自由、詭異、深刻,憑借在網絡媒體的人氣、傳播力和影響力,《那春天》的入選亦不意外。莫為已步入中年,寫小說是她的強項,也是一位相當有實力的作家。今年5月中旬,市作協還專門為她的新作《洼》組織了一次改稿會,也算一種鼓勵。關于她的中篇小說《回去》,筆者至今尚未讀到,不便置評。筆者想,讀者會有更多的發聲機會,評論家們也會進行更多的探討和爭鳴。

榮獲文學類三等獎的作品有5件,唐銘的長篇小說《庫樓》、鄒元模的長篇小說《義匪》、徐君的兒童詩集《月亮里的城市》、王春雁的散文詩集《行走的云朵》、夏孟鈺的報告文學《讓生命在奉獻中升華》。從評論角度看,這次評獎以小說、詩歌側重,兼顧了報告文學這一文體,除了夏孟鈺的報告文學外,其余4件作品筆者都細讀過,而且對《庫樓》《義匪》《行走的云朵》作了比較中肯的評價?;安歡嗨?,這幾位作家都是目前廣安文學界的中堅力量,作品好不好,讀者有眼光。作為文學金字塔尖的長篇小說創作,非常具有挑戰性,因為寫長篇小說是一個浩大的系統工程。優秀的長篇小說還有幾部,可能是名額有限,沒進入三等獎實屬遺憾,比如馮宗凡的長篇小說《鐵樹花開》只得了入選獎,其作品在結構、人物、故事、語言等方面堪稱川東鄉土文學的力作。這部長篇小說價值怎樣,還是交給廣大讀者去品評吧。

除此之外,還有10件文學作品榮獲入選獎,侯立新的詩歌集《四季禪韻》、馮宗凡的長篇小說《鐵樹花開》、何正華的長篇人物傳記《廣東水師提督李準》、陶代倫的詩歌集《人在旅途》、張平安的《命運三部曲》、袁從開的電影劇本《板楯蠻女人:牧野之戰》、雷允樹的戲曲文集《鄉村歌謠》等內容都很厚重扎實,也有一定的思想深度和廣度。趙澤波、劉忠於和曹文芳靠單篇作品入圍,體現了作家的個人實力。試想,這兩年廣安的文學作品非常豐富,初評就有219件作品,其中的精品肯定也不少,能夠遴選入圍“廣安文藝獎”的就已屬上乘之作。筆者只是納悶,作為文藝評論,還沒有一件作品上榜,這就有點說不過去了。比起詩歌、散文、小說之類,廣安的文藝評論在川內有一定的影響力,這或許是本屆“廣安文藝獎”的一大缺憾。

作為廣安文藝界的一大盛事,第七屆“廣安文藝獎”評選結果揭曉,總體上講是比較客觀公正的,56件獲獎作品(其中文學類18件)代表了廣安近兩年文藝創作的豐碩成果。至于上榜作品的生命力如何,作品擺在那里,交給時間去沉淀和廣大讀者去檢驗?!骯惆參囊戰薄筆槍惆參囊輾比俜⒄溝囊桓觥扒纈甌懟?,如何讓廣安文學既有“高原”又有“高峰”,逐步在“高原”上壘筑起一座座“高峰”,恐怕還有很漫長的路要走。但是,我們在期待。(竹林)

編輯:熊雪華

延伸閱讀